138-2516-8612

您所在的位置: 经济刑事辩护网 >新闻中心

律师介绍

江启荣律师 启迪法律智慧,同创事业繁荣!江启荣律师是广东红棉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早年毕业于著名大学华南师范大学,具有法学及理工学知识背景,2003年取得高中教师资格,2004年取得律师资格,为人诚恳,办案认真。曾服务服务过华南师... 详细>>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江启荣律师

手机号码:13825168612

邮箱地址:qirongjiang@qq.com

执业证号:14401201510044052

执业律所:广东红棉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广州市东风中路268号广州交易广场609室

新闻中心

民警卧底微信群打掉“恒星币”传销团伙 主犯已落网

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局,却引来全国16万人参与其中,大多数的会员一开始被所谓的“互联网商机”骗了进来,当他们发现暗藏的玄机之后,又反过来继续欺骗别人。最终,这个网络传销组织就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由公安部督办、广东省公安厅经济侦查局统筹指挥、揭阳警方主侦的这起案件,涉案金额近2亿元,涉及全国31个省(区、市)。目前,这起案件已被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

  揭开这个网络传销组织的面纱,你会清楚地看到,所谓“恒星币”“矿机”,一切都是“空头支票”,而投资者投进去的真金白银,正源源不断地流向塔尖人物。随着特大“恒星币”网络传销团伙的覆灭,全国16万会员一夜暴富的发财梦也宣告破碎。

  潜伏

  2016年初,一条疑似网络传销的线索进入了揭阳市公安局产业园分局的视野。国保大队教导员吴闻达和同事发现,微商群“百纳红包雨群”中,名为“中国梦”的群成员反复发布着“恒星币”会员注册广告,极具煽动性。

  民警们穿上“马甲”,准备伺机潜入这个可疑的微信群。但该群戒备森严,一时难以突破。

  就在这时,一名群众报案称在网上被骗钱。报案人说,他朋友让他加入一个微信群,称有项目可以赚钱,他就进去了,交了钱之后,那个平台却停了,钱拿不回来,他怀疑被骗,所以来报案。

  经这名受害人介绍,民警吴闻达和同事被顺利拉进微信群,开始了“潜伏调查”。

  群里成员多达数百人,有夸好的,有说不好的;有的说投资赚了钱,有的说到现在钱都没拿到;还有一部分人总是怂恿大家抓紧多存一些币。

  “潜水”了一段时间,两位民警渐渐摸透了情况。所谓“恒星币”,就是在这些会员中“流通”的一种网络虚拟货币。新会员被介绍进来后,每人免费拥有一台小型的“矿机”,登录网站交钱激活这台矿机后,便可以生产“恒星币”。组织者声称,这些虚拟的“恒星币”会升值、可兑现,甚至公司还在筹划上市,到那时持有“恒星币”的会员就能一夜暴富。

  可是,两位民警入群好几天,始终没有人来搭理他们。

  入群民警询问群主,我看好这个项目,为什么没人教我怎么操作?群主答,那你就直接做我下线。随后,就把这位“新会员”吸收为他的下线,拉到另外一个“正规”的小群,大概有80到100个人,都是“恒星币”的“忠实粉丝”。

  进入这个小群之后,“恒星币”的神秘面纱才被一步步揭开。成为小群群主下线的卧底民警,开始真正了解到“恒星币”的操作流程和买卖价格。

  卧底民警进入该小群之后,群主就发了个链接给他,让他完成注册,随后送了他一台免费的“小矿机”。为了让矿机运作,需要购买激活币,卧底民警就掏了100元,购买了一个激活币。

  新手上路后要开始推广业务,说白了就是怂恿、拉拢更多的人参与进来。群主说,要使劲推广,有人买币,就可以提成20元。

  破网

  两位卧底民警将前期掌握的情况梳理上报揭阳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和网警支队立即抽调警力进行侦查。传销团伙的这个网站租用的是境外服务器,网站使用多层防护,要获取它的数据并不容易。

  2016年7月,揭阳警方成功获取了网站后台的核心数据:十多万条会员数据,几十万条交易信息。“要把这些数据信息变成有价值的线索,对我们来说是非常大的考验。”侦查员黄伟杰说。

  “我们梳理出了有用的数据,一步步细分,按照从高到低的顺序,总共分了35个等级。”揭阳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民警杨承耿说。

  层层递减的金字塔式营销,以发展会员为条件提成返利,这些都符合传销的特点。数据显示,网站的技术团队集中在福建,通过远程的方式进行管理和维护。此时,发展的会员已经高达16万人。

  办案民警梳理出的主要涉案人员架构图,发现比较低层次的人基本都是通过微信红包转钱给上线。金字塔塔尖的人,被初步确定为“恒星币”传销组织的一号头目,也是最终的资金归集者——陕西籍的张某刚。

  就在这时,买卖“恒星币”的网站突然关闭了!网站打不开、账户登录不了、部分“恒星币”也被清零,难道张某刚已经听到了风声,准备洗手不干了吗?经营了四个多月的线索就这样被切断?民警们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几天之后,网站又恢复正常,竟是虚惊一场。

收网

  由于牵涉面广,专案组先后两次前往公安部经侦局汇报。2016年9月下旬,广东省公安厅经侦局组织全省21个地市经侦部门抽调精干警力,一张抓捕的大网悄悄拉开。

  侦查发现,网站服务器租用的期限是2016年10月7日,服务器一到期,这伙人都要撤离。因此,收网行动定在2016年9月28日,从揭阳出发的12个行动组前往陕西、福建、上海、浙江、广西等地分头抓捕。

  陕西抓捕组到达咸阳的时间是9月26日下午,他们抓捕目标就是传销团伙头目张某刚。9月27日,抓捕组却发现张某刚跑到西安去了,后来又跑到了汉中市,似乎并没有再回咸阳的迹象。

  此时传来线索,张某刚很有可能要前往广西北海市。“张某刚做生意欠债,‘老赖’失信被限制坐飞机或高铁,所以,他要出行,要么开车,要么坐大巴。”办案民警判断。

  张某刚果真选择了大巴。9月27日下午2点多,张某刚搭乘长途大巴出发前往广西北海,当天晚上11点多,抓捕组也搭乘了一班飞机从咸阳出发,辗转重庆前往广西北海,准备在张某刚到达之前落地。

  可是,本该于9月28日下午3点到达北海汽车站的张某刚,却没有准时出现。原来,张某刚所乘坐的大巴在中途坏了,以致误了点。5个多小时后,当张某刚出现在北海市汽车站时,等候多时的民警迅速将他和前来接车的同伙一并抓获。

  张某刚落网后,其他抓捕组也同时收网。在福建的抓捕组,收网对象是“恒星币”网站的技术团队。9月28日,正是台风“鲇鱼”在福建登陆,狂风肆虐,满目疮痍。狂风暴雨中,收网脚步并没有停止。

  行动当天,警方在全国各地共抓获犯罪嫌疑人110多人,捣毁窝点30多个,查冻账户120多个,涉案近2亿元,查封别墅房产、车辆以及电脑、手机、银行卡等一大批,整个网络传销的主要犯罪嫌疑人全部落网。

  谎言

  “恒星币”网络传销组织主犯张某刚,38岁,陕西人。2014年7月以前,他在陕西老家办企业,因经营不善欠下一身债,2015年出逃到江苏南京之后误入一个生产虚拟货币“开元币”的传销圈套,被骗数千元。在付出金钱代价的同时,他也悟出一个歪理:如果自己做庄,这必定是一个赚钱的好门道。

  经过半年多的研究,张某刚决定“单飞”,找来曾是他的传销上线唐某伟谈合作一事,俩人一拍即合,便花了5万元,找来技术员依葫芦画瓢,架起了网站,用于交易的虚拟货币就起名为“恒星币”。有了网站作为载体,他们开始一步步实施“发财计划”。

  购买了“恒星币”的会员,除了让矿机每天不停地工作、生产更多的“恒星币”之外,发展下线会员,还可以提成返利。网站在很短时间内就开枝散叶,会员发展速度远远超出预期。

  他们是如何设局让会员对他们的推广深信不疑的呢?

  一开始,张某刚对向会员吹嘘,“恒星币”是世界十大数字货币之一,目前全面进入中国市场,接下来两三年,升值空间非常大,甚至扬言正在筹备上市。

  一些会员看到,刚开始“恒星币”一个才0.01美分,不到一个月就涨到1美元了,相当于人民币6元多了。冲着这个“美好”的投资前景,会员们纷纷坐等一夜暴富。

  “恒星币”每天价格的涨跌,其实都是张某刚等人随心所欲编造出来的。“反正有什么事了,我就跟技术(人员)一说,你什么时候改一下,或者今天价格调整一下,或者出个什么公告。”落网后的张某刚对办案民警交代。所以,该案侦办过程中警方发现网站突然关闭,其实也是张某刚的“缓兵之计”而已。

  为了在某种程度上“兑现”收益承诺,传销团伙会不定期地给会员发放奖金提成。这些奖金是从哪里来的呢?“拆东墙补西墙。”办案民警解释,一旦有新会员加入投资,传销团伙就会从中拿出小部分作为奖金,象征性地分发给会员;由此造成了一种假象,让会员信以为真。与此同时,也会借口各种理由,比如通过股权证的形式,阻拦会员抽回资金或取现。

  记者了解到,该案涉案金额近2亿元,其中有2000多万元流入张某刚个人的账户。彼时,张某刚正在用这笔巨款,填补之前办企业欠下的巨债,并准备做投资、买别墅。(洪奕宜 欧汉华)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