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2516-8612

您所在的位置: 经济刑事辩护网 >新闻中心

律师介绍

江启荣律师 启迪法律智慧,同创事业繁荣!江启荣律师是广东红棉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早年毕业于著名大学华南师范大学,具有法学及理工学知识背景,2003年取得高中教师资格,2004年取得律师资格,为人诚恳,办案认真。曾服务服务过华南师... 详细>>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江启荣律师

手机号码:13825168612

邮箱地址:qirongjiang@qq.com

执业证号:14401201510044052

执业机构:广东红棉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广州市东风中路268号广州交易广场609室

新闻中心

太原警方否认百万“私了”讨薪女民工死亡案

据《京华时报》报道,2015年1月5日晚,太原“12·13”讨薪农妇周秀云非正常死亡案尸体检验工作结束。法医对周秀云的遗体进行了取样,将作进一步医学鉴定。待鉴定机构作出法医鉴定结论后,将依法告知当事人。

周秀云丈夫王友志说,此次尸检所选择的8名工作人员,是由小店区检察院推荐并负责联系,家属们上网查询了解后同意了检方的推荐,尸检费用家属方没有支付。此前,太原市检察院给家属推荐了四位法医,但都没有被接受。

2014年12月13日,来自河南周口的周秀云和丈夫向“龙瑞苑”项目讨要工资过程中,头发遭一名较胖民警拖拽及踩踏,后在太原市公安局小店分局龙城派出所非正常死亡。

12月24日,周秀云外甥晋新锋将此事通过网络媒体曝光。当晚,太原市检察院、太原市公安局先后在官网上发布通告,将周秀云之死定性为非正常死亡,对涉案民警王文军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30日凌晨,王文军被批捕。

谁先提出“私了”?

有媒体报道,此案发生后,太原市公安局小店分局曾与被害人家属接触,试图以100万元“了结此事”。对谁先提出“私了”以及赔偿金额诉求等,警方和死者家属各执一词。

家属说,死者生前工作的河南省周口市郸城县国有农场的场长王传金在去年12月18日前后代表警方找王友志谈话,表示愿意出“高价”处理此事。随后太原市公安局小店分局杨副局长和律师面见家属,表示要给予家属赔偿。律师拿出《初步测算》让家属过目,这张手写字据显示,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抚慰金等5项共计542380元。

杨副局长表示,赔偿事宜是家属方首先提出的。“2014年12月17日下午,王传金向警方提供了一份家属口述、他代写、涉及周秀云死亡赔偿金等8项内容、总计388万元的赔偿清单。”他表示,“警方从来没有向家属方提过100万的事情。”

王传金在电话中告诉《京华时报》:“赔偿事宜是我们先提出来的。当时征求了王友志四弟和五弟的意见,由我书写并提供给了民警。”

6日,周秀云丈夫王友志接受《郑州晚报》采访称,不管小店区警方给予他们多少赔款,他和儿子、女儿都不会同意私了,“人不在了,要那么多钱又有什么用?不能让妻子死不瞑目,一定要给她一个交代。”

医生:在派出所人已经死了

据《新京报》报道,周秀云亲属称,周秀云在涉事工地时遭到民警殴打,在被抬上警车送到派出所之前已经没有了动作和言语。

太原市急救中心提供的病历记录显示,当天18时27分龙城派出所民警报警,“诉患者10余分钟前突然意识不清,呼之不应。”

从武警医院出发的救护车随车医生雷英魁在龙城派出所对周秀云进行了半个多小时的急救,“心电图就是一条直线,诊断结果是呼吸心跳骤停,人已经死了。”

应龙城派出所一名周姓民警的要求,救护车把周秀云拉到山西省荣军医院急诊科抢救。“如果没有人要求继续抢救,我就直接宣布死亡了。”雷英魁说。

按规定,雷英魁在19时10分下了病危通知书,但这张通知书上并没有家属的签字。“警察说她没有家属”,雷英魁回忆。但该说法遭到周秀云的儿子王奎林、丈夫王友志否认,“当时我们就关在拘留室里,第二天凌晨3点多才让我们出去。”

荣军医院接诊医生高敏对周秀云再次抢救了半个多小时,“心跳、呼吸、脉搏都没有了,上了强心剂也没起作用。来之前就死了,我们也没办法。”

当日19时50分,周秀云被宣布临床死亡。“送她来的那个警察开始打电话,后来法医就过来了。”高敏回忆,法医在抢救室内脱去周秀云衣物,对遗体拍照。

涉案民警“滥用职权”还是“故意伤害”?

2015年1月2日,太原市政府就事件召开新闻发布会。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要求迅速查清事实,依法从重从严处理,追究责任,及时公布案情;公安机关要坚决清除害群之马。

太原市人民检察院网站消息,2014年12月31日、2015年1月3日,太原市人民检察院分别对“12·13”案件犯罪嫌疑人龙城派出所民警王文军、郭铁伟和任海波以涉嫌滥用职权罪依法批准逮捕。目前,案件侦查工作正在依法加紧进行中。

据太原市人民检察院此前通报,经查,龙城派出所民警王某在出警处置警情过程中,涉嫌违反公安机关接处警的相关规定,处置不当,发生河南籍民工周某非正常死亡事件。

据前述《京华时报》报道,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邵守刚认为,从对案发时情节的报道看,当时并没有出现被害人暴力抗法妨碍公务的行为,没有出现任何可以导致执法人员对被害人动武的理由,涉案民警不能以被害人“妨碍公务”为由对其动武,因此应以“故意伤害罪”追究犯罪嫌疑人刑事责任。

“从媒体报道的案情看,3名涉案民警涉嫌的罪名应该是故意伤害罪,或者是过失杀人罪。”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副研究员支振锋说。邵守刚说:“不能说执法人员给他人造成人身伤害,就一定是滥用职权,只能以滥用职权定性。权由法定,法律并未赋予执法者对他人随意动武的权力。”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